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http://www.veldsasia.com!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形容酒池肉林的诗句》最新章节。

随着红叶的声音传来,玄机子满面通红的随着钟道临登梯而上,进门果然看到真祥和尚正笑眯眯的坐在竹椅上跟醉道人谈话,两人不免暗叫惭愧,原来屋内的人一直都在说话,可却没有一个字传出来,显然是他们俩的那番谈话屋里人包括站在竹林外的真祥都一字不漏的听到了,而老家伙们在谈论什么,包括屋角站立的斯影所说的话都被醉道人或红叶用某种秘术给隐去了。

真祥闻言摇头苦笑道:“钟小友方才就没有受老僧大梵降魔七音所扰,当是心志坚毅绝伦之辈,怪不得老僧那痴徒弟会受你这酒鬼徒弟教唆,果然是名师出高徒!”

钟道临闻言暗叫惭愧,这才明白刚才真祥喝出“说得好”三字的同时暗中使上了佛门扰人心智的梵音,要不是当时自己正在思考一旦师傅等人失败会给人间带来怎样的浩劫,心神恰好分离,恐怕也会像玄机子一样被迷失心智,让真祥从眼前经过而不可知。

虽是这样,钟道临仍旧对这个貌不惊人的老和尚升起了敬畏之心,更别说在一旁刚才还大呼小叫,现在却惭愧的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的玄机子了。

三个老家伙都是成了精的人物,彼此之间眼神一对就知道所为何来,也没那么多的客套话,醉道人也收起了往常游戏人间的邋遢样子,对钟道临严肃道:“方才你跟小玄所言我们三个老家伙都听到了,正如你所说,如今正道沉沦,八方妖邪蠢蠢欲动,此次关伊道友仙去,广渡那些跳梁小丑不足为惧,可虑的是魔界八王与妖族的那个被视为图腾的九头妖龙‘烨’,也就是花灵儿的师祖,更遑论还有两个神仙级别的魔族二圣!”

钟道临愕然道:“九头妖龙‘烨’?它不是早在千年之前就已经被砍断了头颅么?难道就是它培养出来了花灵儿师傅那些人企图破坏九鼎,颠覆人间么?”

醉道人无奈的摆摆手,拿起从不离身的赤焰酒葫芦昂头灌了一口,满意的哈出一口酒气,晒道:“妖族的烨可以说是女娲娘娘的同族血亲,本来也没有什么善恶,只是在与当初那些得道之人所谓的天庭争正统的时候不幸落败,被斩断了八颗头颅,因其与女娲的关系这才留住一命,谁知仅有的一头又被禹斩断,肉身彻底兵解,千年来戾气聚积,非但恨上了神魔两界,对人类也有深深的仇怨!”

说着摇了摇头道:“妖族本也是拥有智慧的生灵,蒋子牙封三百六十正神连受辛都有份,妖族却被当成了异类反面,当年妖族正统之争落败后就对所谓的人伦正统不屑一顾,自此愤世嫉俗,它们与其说是要颠覆人间,不如说是搞乱三界来出当年的那口闷气,哎,冤孽啊!”

钟道临跟玄机子听得目瞪口呆,没想到花灵儿她们搞这么大动静就是为了出口怨气,这也太胡闹了,醉道人看到两人的样子,不屑的冷哼一声:“你们俩小子别以为这是小事儿,人争一口气,佛争一柱香,意气之争可大可小,小可忽略不计,大可毁天灭地,妖魔两道,我们这些老家伙只能全力攻其一处,否则将会两方皆失,依临儿你看,我们是负责妖族好还是魔族好呢?”

钟道临沉吟一番,总结了这些年跟花灵儿与魔族打交道的种种,想了半晌才开口道:“妖族藏匿的极深,当年的渊源像是我们这些后辈根本不太了解,要在万千群山沼泽中找出来它们藏身的洞窟并不是什么容易的事,相反魔族虽然强大,却是有目标可循,如果可能的话,徒儿希望师傅跟两位前辈能够负责跟妖族的沟通,或化解或彻底解决,至于魔族的事情,弟子自然希望师傅跟各位前辈也能费心,但取其主要还是妖族占先!”

下载本书最新的txt电子书请点击:

本书手机阅读:

发表书评:

醉道人与红叶真祥交换了一个欣慰的目光,红叶笑着点头开口道:“不错,你所说的跟我们的看法相同,这位斯影姑娘也跟我们两个老家伙详细的讲解了魔界的种种,霍罗天契时轮虽然转到了最后一圈,看似魔界九重天将要顿开,可仍旧有时间来做准备,妖族则像幽灵一样,时刻都会釜底抽薪的给人类祭出个杀手锏,可谓防不胜防,故此找寻九鼎的责任就落到你们这一代人身上,无论成败与否,也算是个历练!”

真祥此时笑眯眯的插言道:“不过从明日起,不单是你们两人要修习道法秘术,小徒慧痴也会与你们一起闭关修行,加上华严禅宗首座伏虎的两宗双修秘法,希望你们四人能够在中秋之前互通有无,融会佛道两家三宗之长,取长补短,也好有朝一日踏尘应劫,降魔卫道!”

“中秋之前?”

玄机子也是闻歌知雅意的绝顶聪明之人,一听之下立马兴奋道:“大师是说会让我们三人跟临哥一起下阴界参战?”

真祥含笑不语,一旁的红叶见自己的徒弟这么猴急,不免大感老脸无光,耗子脸一沉,怒斥道:“你个臭小子要是不勤加修行,恐怕到时候一入地府就丢了命,可别怪为师害你,自己就近投胎倒是方便!”

玄机子此时哪还计较自己师傅怎么说,高兴的一蹦老高,他整日的捉鬼除妖骗钱,早就腻歪透了,好不容易能够参与鬼与鬼的大战,新鲜感早就胜过了对鬼怪与死亡的恐惧感,只是一个劲的咧着嘴冲着自己师傅乐。(.la无弹窗广告)

醉道人“呼”的站起身形,看向钟道临的一对双目异芒陡闪,轻喝道:“如今徒儿你已突破了筑基,祭符,驭物,炼器,契妖前五层境界,该是传你完整天剑十八诀的时候了,此天地人三才十八诀只有人字诀才能人传口授,天地两才只可意会不可言传,全凭你自身悟性参透其中玄机,半分强求不得,能领悟多少,就看你小子的造化了!”

说到此处,真祥首先长身而起,告辞离去,紧接着红叶同样将玄机子叫到身旁吩咐些什么。

醉道人则是说完这段话后就甩袖走出竹屋,钟道临心知师傅要在外边传授自己剑法,赶忙跟上,谁知走出屋外,醉道人却祭出古剑,衣衫飘摆间瞬时踏剑而上,迎着猎猎山风,朝山下疾飞而去。

“风狼化剑!”

钟道临眼见师傅快消失在眼内,立马一声轻喝唤出疾风月狼,正趴在竹屋外跟啸岳地虎打闹的风狼在钟道临的号令下陡然发出一声狼嚎,浑身毛发银芒闪烁,双头四肢在一片刺目的强芒掩映下迅速内缩,眨眼化作一把通体光芒闪耀的银剑,缓缓漂浮于半空。

钟道临纵身踏上半空的风狼剑,右手二指朝前方虚空一点,脚下如钉般定在了剑身之上,大喝一声:“疾”,秘咒方毕,风狼剑通体银芒陡闪,载着其上的钟道临怒射而出,只见天池峰之上一道银芒如流星般划过虚空,只在半空留下了一道淡淡的银色轨迹,久久方散。

钟道临驭剑而行,迎着扑面而来的强风,眨眼追上了负手踏剑而行的醉道人,与其并肩而行,醉道人显然没料到钟道临十几年之间居然进步如斯,眼中讶色一闪而逝,紧跟着脚下太古神剑“伏魔”红光闪现,突然加速疾驰。

钟道临明知师傅在考量他的道行,也是咬牙催剑而行,半空之上风声呼啸,剑气划空,两师徒你追我赶,穿云透雾,眨眼飞离了天池峰上空。

过不多时,云开雾散,峨眉山俊挺独秀的景色不见,换之则是茫茫苍山峻岭的无边起伏回荡,钟道临从半空中俯瞰下界,一片宽阔的高山草甸豁然展现眼前,一座座藏胞的住房散落其间,一面面彩色经幡在门前迎风飘扬。(.la棉、花‘糖’小‘说’)

再远处,山岭逶迤,水草丰茂,夕阳下芊芊牧场像金色的大地毯直铺天边,一群群牦牛和绵羊在悠然自得地吃草戏耍,再往前,暮霭苍茫中的伏岭叉谷处,一条银带穿谷而过,潺潺流过的岷江细流不断加宽,如一条闪光的蟒蛇沿着草地一直窜行到不远的一座山岭中,慢慢与另一条突然转过的银带——大渡河交汇一处。

大渡河水奔腾而下,与岷江水相融,混成一条白浪翻滚的飘带在一尊巨大的石佛脚下绕行,只见在窄小的银链般的江流上方,闪现出一串碧澄如镜的小湖泊,犹如镶嵌在银链上的几片硕大的翡翠,在阳光下熠熠闪光。

在前面的醉道人见到此处佛山,立即踏剑疾降而下,身后的钟道临紧随醉道人降身而下,这才明白师傅的目的地是神州第一石佛——乐山大佛。

踏足乐山大佛其上的醉道人望着山下绕穿而过的滔滔江水,对一旁刚刚收剑而立的钟道临叹道:“五百年前,尘世即是唐玄宗开年初年,三江汇合此处,水流直冲凌云山脚,势不可挡,洪水季节水势更猛,往往使过往船只触壁粉碎,水害频繁,为患甚烈,凌云寺名僧海通和尚借助神力灭杀水患,发起修造大佛之念,募集当时人力、物力、财力远及江淮流域,历时九十年才告成功,徒儿知道为师为何会带你来此么?”

方才钟道临在半空之上俯瞰凌云山就已经发觉整座山都是一座佛,而乐山大佛又恰好处在卧佛心口正中,分明是个佛心藏佛的佛门玄阵,念起刚才醉倒人口中的“借助神力,灭杀水患”,不由疑惑道:“水生于天,自然而成,不会有什么神力灭杀一说,难道这其中藏有什么妖患不成?”

醉道人点了点头,伸手一指远处凌云寺的院墙佛塔,叹气道:“海通用此佛门玄阵镇压了它五百年,使其不能兴风作浪,如今五百年已过,眼看就是中秋月圆涨潮之时,凌云寺如今的众僧徒法力平庸,千年灵兽一旦苏醒,方圆百里人畜不留,徒儿如能修成人剑六诀则可将其重新镇压,地剑如成则可一劳永逸灭其形神!”

钟道临目光炯炯,信心满满道:“如果徒儿能够在中秋之前修成天剑呢?”

醉道人闻声轻笑,开怀大笑道:“人剑修其形,可伏三界生灵,地剑修其灵,可诛十间界妖灵,天剑修其心,心剑既成,超凡入圣,收服此处灵兽又有何难?”

钟道临深吸了一口富含水分的空气,感到鼻头一阵微凉,哑然道:“师傅,到底您老人家说的这个灵兽是什么东西,徒儿怎么才能找到它?”

“不用你去找,它自己会出来!”

醉道人悠然道:“中秋月明涨潮之时,就是千年火麒麟苏醒的一刻,如果你等四人可以收服此兽,为师才能放心让你们参与幽冥一战!”

说罢,醉道人开始告知钟道临真正的天剑十八诀。

“天剑…天剑…究竟如何才能修成仙剑?”

钟道临喃喃自语,不由想起当年醉道人所说的天剑十八诀。

当初醉道人就告诉钟道临,此一派仙剑传承自上古仙贤,分天,地,人三才十八决,每决三式,上斩九天神魔,下灭三界生灵,幻化渺渺乎天地,内蕴昭昭乎五行,斩天灭地,威力绝伦,而钟道临他所修习的“御剑决”不过是“人剑”层次的入门三式。

光是“人剑”层次就分为御剑诀,万刃诀,诛魔诀,斩龙诀,天地诀,阴阳诀六诀十八式,讲求以念驭剑,念生剑起,穷世间剑道之极致,以剑气伤敌于无形。

修“人剑”层次不单要道法精深,悟性也不可或缺,道法不精不深,用剑之人驾驭不了剑法,使不出来精妙的招式还在其次,怕的是人能制剑,剑亦能制人,一旦剑意反噬,轻则走火入魔,重则立毙当场,而没有极高的悟性来参透“人剑”六诀剑法中所含的五行与时辰天体运行之间相生相克的奥秘,甚至连开门一式“三莲绽朵”都耍不出来。

这才是单单一个“人剑”的层次,如果按照醉道人所言,突破“人剑”层次进抵“地剑”境界后,自身道行修为与悟性还在其次,因为“地剑”六诀每诀看似同样有三式,其实都是三式合一成诀的剑法,每式暗含五行之一力量,有三种相生相克的五行属性合一成剑,驭剑的法门不再是下乘术咒箴言,而是自身灵力与剑诀本身所蕴含的属性互为补充,进四退一,取围三阙一的法门,促其自败。

大易穷十退一,衍于九,自身的灵性加上“地剑”层次每诀剑法隐含的三种五行属性,恰好在金木水火土之中留下一个生门,生者死之根,如果说“人剑”的层次是用剑气伤人,那么“地剑”的层次就是用“剑灵”克妖除魔,破除妖魔自身灵性的平衡达到克敌的目的,非求伤敌,只求攻其天性最弱的五行一点,灭其本命元神。

就像是阴灵一样,本身并没有肉身的局限,人剑层次的剑招对这种无形无气的阴灵或是像千年树木化成的树妖,万载阴穴修炼而成的厉魔就杀伤力大减,只能用阳克阴,火克木,光克暗来取敌命门,有形的剑气招数此时则起不到应有的作用,落于下乘。

按照醉道人的说法,“地剑”一成,杀戮争胜之心为之大减,此时修法皆在于以灵觉呼应天地,穷阴阳万千造化于一身,无论外界如何变化,我自毅然不动,五音尽失,七律不现,正才真正算是得窥道门堂奥。

而真正最高层次的“天剑”,醉道人仍旧一字未提。

钟道临一动不动的呆坐在乐山大佛的肩头已经有半个时辰,仍旧对天剑一说苦思冥想不得要领,一阵清风拂过,额前几缕紫发顺时被微风吹散,露出了他一直深深紧锁的眉头,一旁醉道人见钟道临过于执着,扬声喝问道:“何为天?”

“阳精炁轻清而上浮为天!”

第一时间更新《形容酒池肉林的诗句》最新章节。

都市言情相关阅读More+

大森林里的小木屋好词好句摘抄

白不失华

山野闲云全文免费阅读

一定会火

逗人笑的幽默聊天对话

天涯流浪星

狼牙棒避孕套是一次性的吗

沐言瑾诗

别惹大小姐

干煎咸鱼

雏田不要在装了

余桵
用户评论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