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http://www.veldsasia.com!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卿本贤妻》最新章节。

那双眼眸中,倒影着大千世界一切杀伐战阵,有着金戈铁马,气吞万里如虎的大气魄,冰锋冷冽,却犹如燃烧一般可怖可畏。

“朕吟诵战争,享受战争,主宰战争,乃万军之主,华夏男儿抛头颅洒热血之地,岂会没有……朕的身影。”

正文154.来,吃了这箱麦克风

当华夏帝国的九五至尊袁世明领着监国太子袁世明踏足战场时,正在与荒兽生死互拼的军人都不由得呆滞了一下,倒是造成了不少伤亡,自古以来,华夏帝国最为庄严肃穆的国家级战争,那就是一朝天子御驾亲征,这种战争才是倾尽一国气数气运的最后一搏。

作为春秋正值鼎盛之期的国度,华夏军人打从心底不认为自己有生之年可以经历这么一遭,哪怕是亲眼目睹那身着明黄龙袍的身影出现时,依旧有许多人不敢置信。

“众将士听令……”低沉带着浓厚霸气的声音悠悠传遍整个战场。

“让这些蛮荒之兽见识一下什么才叫做……华夏军魂,杀。”掩藏在平天冠珠帘下的面孔闪过一丝浓郁的漆黑煞气,袁沙源缓步轻踏,每一个动作都是那么的清晰有力,却犹如离弦之箭般快捷,瞬息跨越重重障碍到了前沿阵地,一只犹如寄居蟹一般,却高达六米的螃蟹荒兽呆滞了一下,不知道眼前这只小不点是什么时候出现的。

微微一提气,弥漫在这片战场上的凶煞戾气便滚滚而来,汇集在身上之后与本身功力一相容,转换为强横无匹,凶狠戾毒的兵劫真气,来不及感受功力提升的喜悦,袁沙源全神贯注,张开嘴,发出一声宛如龙吟,又犹如虎吼的长啸,体内真气滚滚如潮,双臂如猿轻张,骤然舞成一片虚影,虚空中无由来响起凄厉的风声,宛如无数人临死的凄厉绝叫一般,又犹如无数刀兵相交时的铿锵轰鸣。

凶戾的杀伐气势冲霄而起,眼前方圆十数米的空气剧烈震荡起来,宛如台风呼啸而过的海面一般,三息之后,风平浪静,螃蟹荒兽静静伫立着,一阵微风吹过,无数血痕在螃蟹荒兽身上绽放,一秒之后,连同方圆十数米的所有荒兽一起,螃蟹荒兽崩散成无数细微肉块,。

战场骤然寂静,天下第一武斗大会可没有为参赛选手提前准备好武器,所以当下身处战场的华夏军人都只能用些木矛石刀之类的原始人战具,或者抡起自己的肉拳和荒兽死磕,这只螃蟹荒兽方才以无比强悍的防御力横行战场,杀了不知道华夏军人,没想到当皇帝陛下一出手就将方才还无人可挡的荒兽击杀当场,缔造了辉煌战果。

袁沙源嘴角溢出一丝鲜血,但却被珠帘很好的遮掩住,虽然有屠刀和尚多次灌顶传功,他的万军兵劫功已经小有火候,但离自如运用兵凶战危这一式杀式还有一段距离,眼下为了造势强行运使也让他受了不小的反噬,脸色隐有些发青,但此刻却不能露出一丝怯态,旁若无人的负手而立,尽显不世风采,低声而语:“华夏军魂今何在……”、

悠悠问询传遍战场,诸多华夏军人方才如梦方醒,涨红了脸,眼中燃烧着的是激烈的斗志和不能自抑的亢奋,一个声音陡然响起:“不负陛下期望,有我无敌……杀。”

先是一声,最后零散数声,最后汇集成传遍整个战场的山崩海啸:“不负陛下期望,有我无敌……杀。”

宛如火山一般的斗志剧烈爆发出来,无数华夏军人用最为狂热的声音呐喊着,举起手中粗陋的原始人武器,或者直接从荒兽身上拔出一些锐利的部位,有的甚至干脆抄起一些小型835

1000

2兽当做流星锤般使用,然后奋不顾身的杀了上去。

“哈哈哈……这才是朕的好儿郎,哈哈哈。”看到此情此景,不知道为何,内心的愉悦竟不可抑制的涌现出来,让平日喜怒不形于色的袁沙源,掌控地球人口最为众多国度的皇帝陛下相当不顾形象的大笑出声。

却在此时,一只体型娇小,宛如狸猫般的荒兽驾驭着狂风,宛如弓箭般急射而来,锋芒直指肆意放声狂笑的袁沙源,但未等靠近,一道异常耀眼的蓝色光雾呼啸而过,将这只狸猫形荒兽冻结成一块冰块,袁世明此时方才赶到,朝袁沙源躬身行礼说道:“儿臣愿为父皇的盾甲,任何想要伤害父皇之人必须踏过儿臣的尸体。”

“好孩儿,好孩儿……哈哈哈,有此儿郎,有此太子,华夏帝国何患之有。”宛如雄狮般豪笑数声,袁沙源一撩龙袍继续朝荒兽堆中杀去,无数斗志澎湃的华夏军人紧随其后死战不悔。

“作为一个华夏人,我此刻的心情是相当的滂湃啊,恨不得亲身下去随吾皇陛下冲杀战阵,但遗憾的是此刻我身为大赛解说员,必须让诸位观众不能错过这次大赛的每一个精彩之处,眼下的树界战争堪称一场异常残酷的修罗场,天空大地水中,无数荒兽涌出来不停杀戮非是己方荒木的荒兽,人类已经沦为异类遭所有的荒兽围剿,各国聚集起来的军队势力因为人多的关系,反而成为荒兽袭击的主要目标,生存率异常不容乐观,不知道眼前的华夏大部队是否能拖过大难呢,有请我们的特约解说员,来自于西点军校的马托尔少校和华夏黄埔军校的军事专家夏明教授。”

一个金发碧眼,神情肃穆的中年军人和一个年过五旬,头发略带花白的教授走专家团中走出来。

“马托尔少校你是怎么看的呢。”

“恕我不客气,我认为华夏一方这\

1000

u6b21的战略应对是相当不恰当,甚至可以用愚蠢来形容,没有精良的后勤装备,手头甚至连可以称得上武器的装备都如此稀缺,在这种情况下无论出于什么考量,选择主动出击,将唯一的地形之利丢在一边,都是极其愚蠢,对军人生命极度不负责任的一种做法。”

“请恕我不敢苟同马托尔少校的话。”夏明立刻就反驳说道:“你的思维还停留再老旧的旧时代,现在时代巨变,许多战争理论都需要从新修订,我认为华夏方的行动相当明智,在这种怪兽横行的地方,靠坑道和碉堡形成的地利能派上多少用场我对此表示怀疑,就像你说的,眼下我们没有武器,难道你要我们的军人和怪兽再壕沟里面对面单挑打拳击?换你去试试!?望生者死,望死者生,眼下这种情况,士气才是唯一值得肯定的武器和战略。”

“哼,从没实际上过战场的蠢货,没有良好的阵地,就没有良好的战争循环力,无数不起眼的小伤积累起来,就足以夺取一条军人的生命,就算你们的华夏军人眼下……就好像集体打了兴奋剂一般势不可挡又如何,就像冲击风车的唐吉可德般愚蠢,等到体力衰退后深陷在荒兽群,那就是华夏一方死绝的时候。”

“哼,你的大局观只能看到你眼皮底下的一小片地方而已,我们居高临下,又有虚拟空间的先进科技作为辅助,应该很敏锐的发现到,华夏方此刻经由吾皇陛下的鼓舞,此刻已经形成一个整体,势不可挡的洞穿了整个荒兽大潮,就算你再怎么看不见,当了那么多年军人,不可能连这点战略意图都洞察不了,华夏方的意图摆明就是突围,用时间和空间来换生机,这无疑是相当高明而可行的战略,毕竟任何一个资料详细的指挥官都会知道,在神奇的荒木界,越是靠近边缘的森林荒木就越矮,生活在那里的荒517

1000

d实力就越弱。”

“比起强穿兽潮所冒的风险,我认为固阵死守以拖待变的生机会高很多,我还是那句话,当这些突入阵营的士兵精神亢奋过后,体力衰竭之时将会是他们尽数退出比赛的时候。”

两位特约讲解专家的话一开始就充满着针锋相对的硝烟味,口沫横飞,到了后期甚至互相拍桌子对吼,看得许多人都觉得相当的过瘾。

“看到这里,诸位观众想必对我们的解说风格有相当的了解,作为这么一场史无前例盛会的特约解说员,我们不会顾及谁的颜面,唯一秉持的,就是自身的立场和认为正确的答案,当然,从我个人的角度来说,我认为这两位解说专家带上了不少的个人民族观感,无法客观的看待事物,不过又有什么所谓呢,这个世界,正确的答案永远不止存在一个,就让观众自己凭着自己的信念和智慧抉择吧。”

两位军事专家之间的口舌交锋愈发激烈,很快他们就发现光凭分析道理无法说服对方时,不由得在自己的话语中加上几句国骂来增添气势,从辩论进化到口角,最后还是夏明得益华夏帝国领导有事要开会,没事更要开会的神奇风俗,从这场口角中获胜,然后收获了马托尔一记恼羞成怒的铁拳,然后两人互相怒吼着在地上扭打。

“真是精彩的一幕,没想到赛场中华夏和美国尚未交手,而我们的解说专家已经先干上了,请让我占用十几秒钟来描述这场突如其来的战斗,马托尔少校仗着身材较高,成功的将夏明压制在身下,正用猛烈的锤击轰击着,而我们的夏明教授则是相当冷静的闪躲着马托尔的拳击,正用力猛轰马托尔少校的肚子,两者战的难分难解,估计他们还有一段时间才能解说,现在让我们把注意力放回到比赛上吧。”

一点点花絮,却在论坛中引起了颇多反响,有吐6

9fd其丢脸的,又有大声为两人助威的,但到了最后,都是各种围观,饶有兴趣欣赏着两人的围殴,比起赛场中的血肉横飞,眼下这场扭打当真算得上是绿色环保,极其和谐的一幕了。

半响之后,唇鼻流血,眼睛跟个熊猫一样的两人才算是分开了,一边捂着肚子直喘气一边用杀人的眼光注视着对方。

“fuckyou你这狗娘养的的黄皮猴子,你们华夏军方能在这次突围中能活下来超过三成的人,我把这麦克风吃了。”

“智商不足5的白皮猪,如果不足三成,我吃两个麦克风。”

“我吃三个。”

“我五个。”

被怒气冲爆脑海的两人,智商出现了微妙的下降,争论的重点很快变成吃几个麦克风的问题上,倒让许多观众莞尔一笑,竟觉得这两人颇有演戏剧的天赋。

觉得颇为莞尔的,不仅有诸多观众,还有坐在黄金宫殿深处的莫煌,虽然主要精力放在调整神器,维护其运作上,但分出几缕心神关注赛事也不是什么难事,老实说,这场初赛就是他用来淘汰绝大部分跑龙套收割能源的,华夏一方的数十万大军,在莫煌的预定计划中起码要死剩几千才行,毕竟最后的决赛不需要那么多只能打酱油的选手,但眼下出了这么一出闹剧,莫煌心头一动,决定稍微改变一些计划,谁让莫煌本身也在这个马托尔少校的话语打击范围内呢,虽然不至于为此大动肝火,但小做惩戒也是免不了的了。

幻化出来的诸多非人类早就早早杀满一百个目标,前往决赛中待命去了,那些莫煌真正看好有资格踏入这个舞台的选手,也早早做了安排,绝大部分都杀满一百个或者完成其他隐藏条件晋级了,虽然手头没有棋子,可不代表莫煌没其他办法可以用。

前些时日,借助屠刀和尚之手将神武界魔门镇派魔功,修罗地狱血劫中的兵劫另取了一个名目,名为万军兵劫功传授给了华夏帝国皇帝袁沙源,并耗费了一些天材地宝助其速成,眼下正好派上用场,莫煌手轻轻一挥,就更改了赛场中某些设定。

袁沙源充当箭头,一往无前的冲锋在第一线,毙于铁拳之下的荒兽不知凡几,头上字数早已经变成了max的标记,晋级决赛的系统通知一直袅绕在耳边,但却无暇去确定,因为眼前源源不断的荒兽潮水,依旧是那么庞大不见边际。

一身明黄龙袍早已经染成血红,浑身缠绕着的凶煞戾气弥漫开来,方圆数十米的生灵都觉得无比压抑,十层实力发挥不出一层来,激战不停,袁沙源连回头望的时间都没有,源自于神武界的魔功普遍具有杀戮生灵补益自身的功效,只是手段各有不同而已,所以战至此刻体内真气不但没有衰弱,反而愈发强盛,只是体力和精神意志难免出现一丝疲累。

就在此时,弥漫在战场中凶戾煞气不知不觉的增多起来,甚至浓郁到快要肉眼可见的地步,就连性质都出现了一丝微妙的变化,袁沙源没有发觉,只是不断鼓起功力吸收着弥漫在战场上的凶戾煞气,但在莫煌做出改变后,袁沙源一次本能的吸摄,却发现吸摄而来的凶戾煞气空前浓厚。

不由得暗暗忖道:“这是怎么回事,怎么凶煞戾气变得如此浓厚,仿佛产生了数十倍更盛此刻的惨烈厮杀一般,而且之前我吸摄稍微过量一点都感觉承受不起,为何现在又感觉如此轻松,每一丝凶煞戾气都可以转为兵劫真气呢?不管了,提升功力才是王道,不然第一次御驾亲征就失败对威望打击太大了。”

一念至此,袁沙源便不顾一切的吸纳起凶煞戾气来,催谷出更加强横的力量,无穷凶煞戾气汇集一身,渐渐在其背后凝聚出一尊凶戾战魂出来,顿时吸摄凶煞戾气的速度

1000

589e快了十倍,有无穷力量自背后凶戾战魂中反馈而来。

袁沙源心头大喜,只当自己天赋异禀没有多想,渐渐沉迷再这不断上扬的无穷力量之中,全然没有想到这是莫煌为其作弊,调高凶煞戾气的浓度,而且改变其性质,让其安全吸收的结果,放到现实中,袁沙源想要到达凝聚凶戾战魂这一步,非得十数年如一日般的踏足战场奋勇厮杀,一点点吸纳只有在战场上才会产生的凶煞戾气才成。

心神一点点沉浸在力量之中,袁沙源发出一声龙吟,背后凶戾战魂渐渐成型,乃是一尊牛头人身的凶戾魔神,一经成型就发出震天怒吼:“万胜……”

无形的光圈自凶戾战魂的吼叫声传递出去,跟在袁沙源背后的华夏军人陡然觉得身体一热,似有无穷热流涌入一般,强化身体,治愈创伤,抚慰惊恐,顿时士气又在狂热这一等级中调高了一个档次,变成了虔诚。

第一时间更新《卿本贤妻》最新章节。

都市言情相关阅读More+

广西柳江河有什么鱼

云巅大鹏

天空地下城

云惜

温教授的小娇娇又甜又飙

美貌大王

火鸦道君

龙橙子

不乖

爱之

天域苍穹

十黎
用户评论
友情链接